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电煤价格追踪谁是高煤价的推手和渔利者

2018-10-31 14:13:04

电煤价格追踪:谁是高煤价的“推手”和渔利者?

今年以来尤其是进入二季度,全国电煤价格疾速飙升,部分电厂因燃料采购成本过高而停机。电煤价格到底涨在那些环节,其背后的“推手”是谁?谁又在本轮煤价上涨过程中获利?

近日,沿着电煤生产、运输、港口和用户的流向,在追踪调查电煤价格后发现,与国有大矿讲、执行合同保电煤不同,小煤矿成为高煤价的直接推动者和获利者。

一吨电煤的“价格之旅”

山西大同是我国着名的动力煤生产基地,其电煤生产、供应和价格,对全国市场有较大影响。

“小煤矿坑口要价高,全部是现金交易。”以收购地方小矿煤炭为业务的同煤集团煤炭运销大同公司负责人介绍说。

据了解,7月中旬,大同地区地方小矿发热量5500大卡/公斤的电煤坑口价格为580元/吨。选择了大同市左云县的一家小煤矿进行电煤价格追踪。

一吨电煤纯煤价是580元,装上汽车运到70公里以外一家叫晋宏煤站的火车集运站,中间的短途运费为120元/吨(包括煤检、查验合同和煤票费用),运到站台后的煤价涨到了700元/吨(不含税);

在煤站,发运企业要代煤矿交纳28元/吨的可持续发展基金,再加上煤站自己的管理费用35元/吨,此时的装车价,也就是“车板价”,变成了763元/吨;

电煤装上火车,经过大秦线的千里运输后,中间要加上大约93元/吨的铁路运费、7元-8元/吨的杂费;到了港口还要加上包括过磅、化验、堆存等费用在内的港杂费约20元/吨;

这样,运到秦皇岛港的电煤价格就到了883元/吨。而这883元还只是税前的价格,在交纳13%的税后,煤价就成了998元/吨。这就构成了这一吨电煤的装船价,也即“平仓价”。

这一吨电煤从秦皇岛港装上轮船,运往长三角地区某电厂的码头,海运费70元-80元/吨,到了用户手里的终煤价为1068元/吨。

至此,这一吨电煤完成了从坑口—公路—铁路—港口,再装船下海到用户的“产运之旅”,煤价则经历了从580元到1068元的“价格之旅”。

从坑口价到用户价,这一吨电煤上涨了488元,除去中间环节,坑口价占到了终煤价的“大头”。市场电煤价格迅猛上涨的直接“推手”就是不断上涨的小煤矿坑口价格。

长三角地区的那家电厂今年上半年累计采购220万吨原煤,煤价同比平均增加了220元/吨,增幅超过30%;进入7月以来,这家企业在秦皇岛港采购的原煤“平仓价”曾达到了1050元/吨。

晋宏煤站经理高军志介绍说,今年以来,大同周边小矿的坑口价涨得“让人害怕”:以5500大卡/公斤的电煤为例,一季度大约320元/吨,第二季度涨到360元、430元直至490元,到了7月初,煤价已经涨到了530元,7月中旬还曾达到580元。

3.81元和300多元:大矿小矿利润差距惊亾

小煤矿在涨价过程中获利多少?

同煤集团运销公司的相关人士分析认为,按小煤矿的采煤设备、工艺、管理和用工情况,吨煤成本在150元左右,即使加上基金和税费,也不会超过200元。

以7月中旬580元/吨的坑口价计算,小矿的吨煤利润为380元。一座年产45万吨的小煤矿,每年利润就超过1亿元。

小矿旁边的国有重点煤矿赢利如何呢?

据同煤集团提供的财务数据,今年上半年,同煤集团吨煤平均售价(坑口价)为395.14元,完全成本则为391.33元,吨煤利润仅为3.81元。拥有20万职工的同煤集团已连续3年产销量过亿吨,今年上半年完成6200万吨,利润总额虽然超过了去年的全年水平,但也仅有可怜的2.36亿元。

价格上涨而成本也在上涨。今年上半年同煤平均售价比去年上涨了近76元/吨,完全成本增加了74.06元/吨,其中可持续发展试点三项基金上涨近17元/吨,安全费用增加20.25元/吨,工资成本(含附加费)增加了11.69元/吨。

3.81元和300多元,这就是国有大矿与地方小矿的利润差距。而这一差距目前仍呈现扩大之势。

当务之急是有效控制坑口煤价

不少业内人士反映,国家实施电煤价格临时干预政策,对约束国有大矿稳价格、保合同、保供应收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对港口交易价格也起到了限制作用。但市场电煤涨价的源头在坑口,在小煤矿,要想使临时干预政策收到预期效果,就必须控制住小矿的坑口价格。

大同上深涧煤站经理刘斌说:“小矿的坑口煤价一个劲上涨,我们运销单位目前都不敢往港口发煤,因为收购价居高不下,要是按港口的限价销售,发一吨煤就要赔200元。”

江苏某电厂燃料部负责人告诉,自6月19日限价干预政策实施以来,从秦皇岛港采购的5500大卡/公斤市场煤“平仓价”从880元/吨,涨到了1050元/吨。

与此对应的是,大同地区小矿的电煤坑口价也一直在上涨,7月初为每吨530元,7月中旬达到580元,目前涨到670元。

中国煤炭市场首席评论员李学刚认为,此轮煤价上涨中,小煤矿是的受益者,应该从源头上加以控制。除了可以算得出的超额利润,在高涨的煤价背后还隐藏着诸多问题:

首先是国家利益流失。由于供应紧张,当前包括电煤在内的煤市已进入“卖方”市场,煤价完全由小煤矿自己说了算,而且是现金交易,交易过程中偷漏税,不交基金,给国家和地方经济利益造成重大损失。

其次是超能力生产,矿井安全隐患必将加大。

在采访中发现,目前大多数小煤矿安装了生产、安全监控系统,从技术上完全有可能控制住煤炭产量,而物价、税务等部门可以凭此建立一套切实可行的监控机制。

如何解决煤电价格矛盾?

山西省社科院能源所所长王宏英等专家认为,要从根本上解决煤炭供需矛盾,当务之急是将煤炭过度的、不合理的需求降下来,使能源供需基本均衡。

山西省煤炭工业局提供的数据表明,从1997年到2007年的10年间,全国火电发电量增长了1.8倍,钢材产量增长了4.3倍,玻璃等建材增长了1.8倍,而同期煤炭产量只增长了1倍。主要耗煤行业的迅猛增长,直接拉大了煤炭需求的缺口。

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持续高增长相当一部分是由低能效的高耗能产品贡献的,这些高耗能产品增长拉动了电力需求的大幅增长,而电力增长又引致煤炭需求大幅增加。煤炭专家、国家安监总局调度中心潘伟尔博士认为,保持煤炭电力需求的合理化,是解决当前煤电价格矛盾问题的战略选择。

王宏英表示,我国煤炭需求持续增长与资源价格偏低有很大关系,较低的能源价格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我国产品的竞争力,但也引发了对资源的不合理需求,出现了高能耗和资源浪费,以及过度投资等问题。

山西离柳焦煤集团董事长邸存喜认为:“一个现代化的大煤矿,建设周期至少需要3年至5年,但耗煤企业天天在投产,煤炭生产增长赶不上消费猛增,这是煤炭供应紧张的根本原因。”

有关专家建议,政府应该从供需平衡的角度实施调控,不能任由下游用煤行业铺摊子、上项目,而不考虑煤炭的实际供应能力,尤其是安全供应能力,应该“看米下锅”“量体裁衣”,从供应和需求两个方面入手统筹安排、科学布局。

专家们还建议,应加快煤矿的资源整合,做大做强国有骨干煤矿,增强国家对煤炭资源的控制力,同时推进煤炭、电力等能源产品的市场化改革。

关键词:

电煤

,价格

环卫垃圾车
钽电容
抛丸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