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运动员的金牌不是官员的政绩工程

2018-12-07 19:41:04
运动员的金牌不是官员的政绩工程 易思玲夺得伦敦奥运首金当晚,大大小小的祝愿条幅出现在易思玲家所在的小区,由桂阳县委、县政府组织,在桂阳的欧阳海广场燃放起了烟花焰火,据说足足延续了一个多小时,易爸易妈的手机都被打爆,家中来人太多只得外出躲避。

相比之下,夺得女子400米混合泳铜牌的湘妹子李玄旭家中就清静多了,没有放鞭炮,没有拉横幅,抵京时只有妈妈阿姨接机…… 我们对“金牌观”的反思,也许不必非要从一个极端走入另一个极端。

真正的问题是,应当让比赛变得纯粹,让体育的只归体育,而不必附加上任何非体育的因素。

比如,运动员谁去谁不去奥运会,不是以成绩和状态说话,而是全看体育官员平衡各方利益以后如何安排,这就公然违背了竞技体育精神。

很大程度上,金牌运动员与非金牌运动员之间的悬殊待遇,其中不合理的那部份,主要也都是因为“政绩只与金牌挂钩”的政绩体育的加入,让体育比赛的胜负变了味。

吴景彪在丢掉金牌后,不停地对摄像机鞠躬道歉,表示自己拿到银牌对不起祖国,对不起所有关心自己的人。

其实,换个角度看,他根本不是丢了一块金牌,而是为我们赢得了一块银牌。

之所以他并没有获得银牌的愉悦感,很大缘由也许就是因为“上面”给他的任务没有完成。

同样,三把试举都失败的小将周俊说,“我真的很想走到马主任面前向他鞠躬,深深地鞠一躬”。

功利化的政绩体育,给参赛运动员无形中附加了太多的压力,而无法真正享受比赛本身。

运动员拿金牌了,地方政府可能比运动员还要兴奋,各种重奖计划会被迅速推出,各种庆祝活动会被隆重举行,这不仅事实上造成了选手与非选手的天壤之别,更让体育发展堕入高度功利化的泥沼,竞技体育与群众体育发展严重脱节。

恰如年初《人民日报》一篇报道所言,片面追求金牌的背后,归根结底是利益在作怪。

有一个说法,运动员脖子上的牌子,等于自己的房子、教练的票子、领导的位子和地方的面子。

一块金牌背后,往往可以牵出一条完全的利益链条。

其实,运动员的金牌,从来就不该是政府官员的政绩工程;运动员拿到金牌后,我们需要祝贺的只是他和他的家人、他的团队,而不是他所在的哪个省哪个市哪个局。

地方政府不应该在疯狂热捧金牌、冷落非金牌运动员上成为“榜样”,而是应该更加理性更加平静地看待金牌,把在体育方面的精力和财力都投入到群众体育上。

舒圣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