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龙煤集团关闭四个矿井煤城遭遇资源枯竭7z

2019-06-08 18:59: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煤集团关闭四个矿井 煤城遭遇资源枯竭

煤炭市场仍旧在继续恶化,东北的煤企龙煤集团已经站在生死存亡的边缘。在去年亏损超23亿元后,龙煤集团今年前四个月再次亏损22亿元。而在陷入巨亏的同时,龙煤集团还要养活多达24万名员工。为了拯救似乎已无路可走的龙煤集团,政府欲输血30亿元缓解其流动资金困难。但这对于包袱沉重的龙煤集团来说,能有多大效果呢?煤炭市场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煤价仍在不断探底,龙煤集团该如何度过这场生存危机?

龙煤集团的生存危机还在进一步加剧。

近日,已经陷入巨亏、不堪重负的龙煤集团关闭了四个矿井,并出台了安置富余人员的相关措施,双鸭山七星煤矿三千多名工人将以各种形式面临下岗,而工人又对下岗后的待遇颇为不满,日前,七星煤矿300余人聚集在龙煤双矿大楼门前讨公道。

对此,有龙煤集团内部人士表示,因为七星煤矿井下资源枯竭,资源没有了,养活不了这些工人,只能转型。

实际上,煤炭市场不断恶化,而作为老矿区,资源枯竭让龙煤集团在这场煤价下跌危机中也格外艰难。

据了解,龙煤集团所属四大矿区中,七台河和鹤岗矿区已被分别界定为资源枯竭和濒临枯竭矿区。这对于煤城来说,无疑为致命的打击。

更雪上加霜的是,7月15日,神华再次宣布将各卡数动力煤7月份长协价格下调5元/吨,这是神华自6月26日以来第五次下调煤价。目前,煤价已经跌破大部分煤企的成本价,而对于本就成本偏高的龙煤集团来说,亏损将更加严重。

面对内忧外患,龙煤集团旗下鹤岗、鸡西、双鸭山和七台河这四大煤城产业转型颇为艰难,工人转型更是难上加难。

关闭四个矿井工人被下岗

7月11日上午,双鸭山七星煤矿300余人聚集在龙煤双矿大楼门前,拉着工人也要吃饭的横幅希望解决温饱问题,求公平。

从去年以来,龙煤集团开始大幅缩减工资,并常常不能按时发工资,截至目前,已经被拖欠几个月工资的工人积怨已深。

酝酿已久的矛盾一触即发,而爆发的根源在于龙煤集团关闭了四个矿井,该举动将导致很多工人下岗,而工人对下岗后的待遇颇为不满。

《证券》获得的《黑龙江龙煤矿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关于做好四个矿井关闭安置富余人员相关政策的暂行意见》称,要以深化企业改革、加快转型实现扭亏为目标,努力做好富余人员安置工作。

其中,包括内部退养、协保退岗、请长假、待岗培训四条措施。

上述文件称,协议退出工作岗位,保留劳动关系和社保关系。对不符合企业内部退养条件,男员工年龄满45周岁、女员工年龄满40周岁或缴纳社会保险(含视同缴费)年限达15年以上的员工可实行协保退岗。

此外,请假离岗(请长假)是由本人提出书面申请,并填写《员工请长假审批表》,经单位同意,公司批准后,允许办理请长假离岗手续,假期2年至3年,请假期间社会保险费用全额(包括统筹部分)由个人按规定到矿区社保局缴纳。假期期满后15个工作日内不到原单位上岗工作的,视同自动离职,依据《劳动合同法》及企业规章制度的规定解除劳动合同。

上面文件中提到的这四条路,整个双鸭山矿务局都适用,工人可以自己选。但是,七星煤矿的员工必须执行这四条其中的一条,其它煤矿是自愿的。双鸭山矿务局的工人李晓山告诉《证券》,七星煤矿大概有3000多员工,理论上等于是七星煤矿全员整体下岗,之后再做安排。

对于为何七星煤矿格外惨烈。李晓山表示,因为七星煤矿井下资源枯竭,资源没有了,养活不了这些人,转型是很正常的,也只能转型。

实际上,由于早已陷入巨亏难以开工资的困境,目前龙煤集团的很多煤矿都开始打算实行请长假制度,以减轻人工成本。

鹤岗分公司的煤矿工人李磊告诉《证券》,他所在的煤矿近期也收到了关于请长假制度的文件。这实际上是让工人变相离职,寻找其它就业机会。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老矿区,龙煤集团有高达24万员工,人工成本高达六成,已经成为巨亏黑洞。尽管今年政府给与了30亿元补贴输血,但作用估计仅限解燃眉之急,恐难治本。(详情见本报7月8道)

对此,中投顾问煤炭行业研究员邱希哲告诉《证券》,一方面,人浮于事的现象必须尽快得到解决,多余员工应当通过有效手段逐渐清理出去,或谋求其它工作、或技术培训提高生产效率;另一方面,龙煤集团应和其它地方国企积极配合,将部分员工经过技能培训后安置到其它企业中,进而降低用工数量、提高用工效率、减轻人工成本压力。

但同时,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证券》表示,老工业基地存在很多弊端,减员增效、扭亏为盈这个道理很简单,但是如果经济基础差,没有足够就业机会吸纳裁员,也是很大的问题。

煤矿资源枯竭煤城急切求转型

今年32岁的李磊,在鹤岗分公司某煤矿工作了整整7年,也已经开始带徒弟。但看到煤矿不景气,工资大幅减少。闲暇之余,他会到朋友的影视公司帮忙剪片,除了挣点儿钱补贴家用以外,还可以为今后转型做铺垫。

李磊表示,像鹤岗、鸡西等这些资源型城市,90%的人都在煤矿工作,除了煤矿就是围绕煤炭相关的运输和物流,其它产业很少。但现在煤炭行情不行,做物流的朋友已经大半年没活干,100多台车在家闲着,还要承担很高的维修费用。

不得不说,对于龙煤集团旗下鹤岗、鸡西、双鸭山和七台河这四大煤城来说,产业转型颇为艰难,工人转型更是难上加难,尤其是在煤矿工作了几十年、年纪稍大的工人。但现实总是残酷的,如今煤炭行业直线下滑,进入产业调整期,顺势而为才是正解。

正如李磊所说:再耗下去已经没有意义。目前,看到煤矿的各种困境,他的徒弟已经辞职,去寻找新的工作。

资源型城市赖以生存的就是资源,煤城也不例外,它的生产力就是煤炭。

但是,龙煤集团整合上述四大煤城这10年来,原煤产量始终维持在5200万吨-5400万吨的核定产能范围,基本上没有外埠资源,几乎没有新增产能,产量规模扩张不足。没有了煤炭,煤城赖以生存的基础荡然无存。

同时,龙煤集团42个煤矿,均属于高瓦斯矿井,其中有19个煤矿存在冲击地压隐患,安全成本投入高。即便这样,煤矿安全仍然一直困扰着龙煤集团。

今年5月9日,龙煤集团七台河分公司铁东煤矿新铁矿区发生井下事故。国家安全监管总局信息显示,龙煤集团新铁煤矿59瓦斯爆炸事故,造成2人死亡。

祸不单行,没隔几天,5月11日,黑龙江龙煤集团双鸭山分公司安泰煤矿发生顶板垮落事故,造成3人死亡。

不幸的是,矿难成为龙煤集团的一大顽疾。

去年3月11日,龙煤集团鹤岗分公司振兴煤矿发生溃水溃泥事故。仅仅四天后,3月15日龙煤集团鹤岗分公司峻德煤矿综采一队工作面发生冲击地压事故,冲击地压已确认造成3人死亡。

除了矿难频发,由于煤矿开采时间较长,多数煤矿还面临着资源枯竭的问题。这对于龙煤集团来说,无疑是一个致命的问题。

据了解,龙煤集团所属四大矿区中,七台河和鹤岗矿区已被分别界定为资源枯竭和濒临枯竭矿区,稳产年限分别不足六年和七年。集团60%的矿井采深在800米以上,水、火、瓦斯、煤尘、冲击地压等灾害威胁严重。

李磊表示,今年鹤岗已经有2个矿停产了,分别是兴山煤矿和振兴煤矿。一是因为这两个煤矿井下煤已经不多了,二是开采起来成本太高了。

值得注意的是,《证券》采访的多位龙煤集团的工人都提到煤矿资源枯竭的问题。

对此,李磊认为,要想走出困境,就必须转型,转型不一定有出路,可要是不转型一定是死路一条。

值得注意的是,龙煤集团已经意识产业结构单一是制约企业发展的瓶颈,在主业发展受到市场的严重影响下,龙煤集团大力实施走出去发展战略,外拓主业规模,在非煤产业布局上不断提升步伐。

沈萌认为,如今的龙煤集团积重难返,改革可以说是困难重重,阻力多多。能否破釜沉舟,改革转型,在短时间内恐怕难以实现。

内忧外患资金链频临断裂

可谓是内忧外患,龙煤集团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困境,而未来也看不到好转的迹象。

由于下游需求复苏缓慢,北方港口煤炭库存持续高企,煤炭企业销售压力巨大。近日,神华再次宣布将各卡数动力煤7月份长协价格下调5元/吨。

据安迅思息旺能源统计,此次神华再次降价之后,从6月26日至今不到一个月里,以5500大卡北方港口平仓价为例,神华的累计降幅已达40元/吨。

安迅思煤炭分析师邓舜向《证券》表示,神华的连续降价,将有利于其在下游需求的情况下抢占市场份额,但对国内其他煤企和进口煤来说,处境将越发艰难。

而这对于已经揭不开锅的龙煤集团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在去年亏损超23亿元后,龙煤集团今年前四个月再次亏损22亿元。此外,今年一季度,龙煤集团资金链濒临断裂,应收货款增加近8亿元;同时还由于企业资信等级下降,国有四大银行已经停止向龙煤集团增加贷款。

去年9月5日,中债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下称中债资信)发布龙煤集团主体信用评级结果。中债资信指出,公司债务负担处于行业中等水平,近年盈利状况持续下滑且2012年起开始亏损,在行业持续低迷背景下其亏损幅度将进一步扩大,财务风险有所加大。

同时,中债资信还称,未来1年-2年,龙煤集团资本支出规模较小,但随着亏损额的扩大,自有资金难以满足投资需求,需要加大筹资力度,即便公司暂停部分项目建设以减少资金需求,受亏损影响公司债务负担也将有所提高,各项偿债指标将进一步弱化,将公司的主体信用等级评为AA-,评级展望为负面。

在煤炭市场不断恶化的情况下,龙煤集团通过自身解决负债以及资金链问题已经几无可能。

对此,中投顾问煤炭行业研究员邱希哲向《证券》表示,资金漏洞只能通过政府层面和银行系统进行挽救,大幅减免税费、增加贷款或在所难免,转卖部分资产能够解决燃眉之急。

在他看来,若能引入社会资本或战略投资者将是的解决办法,地方国企深化改革过程中应当积极利用混合所有制来解决资金短缺问题。

湿疹
黄色瘤
个人微信如何开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