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团购难解模式之殇24券上演停站示威投资方

2019-05-15 05:18: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24券创始人与投资方的内部矛盾导向了恶劣结果:暂停运营!(TechWeb配图)

24券创始人与投资方的内部矛盾已经导向了卑劣结果本月20日起,这家成立两年半的公司暂停运营,将进入一段时间的长假期。

上个月,24券被曝出创始人兼CEO杜一楠与投资方发生纠纷,杜一楠与投资方代表KK在来往邮件中相互指责对方欲套空公司,后者更被杜一楠单方面解职。10月19日,杜一楠连同公司其他管理层及员工签署了一份声明,称投资方擅自划走公司240万美元资金,致使公司运营陷入窘境。为了争得权益,24券管理层决定全员休假以示抗议,向投资方施压,以待股东层面解决合理团队鼓励和资金问题后恢复正常运营。

目前,该站已没法打开。官声明中赫然写道:公司决定从商家、用户和员工长时间利益的角度,暂时进入一段时间的长假期。因此,我们在未来的几周时间内没法为您提供服务。等待近期调剂后,我们会恢复对您的服务。

24券挣扎中倒下 久未盈利成硬伤

团购站自2010年以来进入中国,刺激创业人神经。2011年,在投资方推动下,团购行业成为火爆的互联地带,市场规模一度达到近5000家。但谁也没有想到,短短一年时间之后,这个行业极度萎缩,曾经排名前10的站点陆续转型、合并,乃至关停。

事实上,24券风波的根本原因是其久未盈利,资金链紧张,急需投资方延续输血。此前有消息称,24券资金链断裂,将面临超过6000万元的债务追款。当时24券方面坚称已实现准盈利,下阶段目标是赚一分钱并保持。

但一年时间以来,团购烧钱的野蛮推行方式已被证明对盈利无益,资本寒冬至今仍未迎来回暖的一天。据KK介绍,今年8月份,24券的资金情况非常艰苦,已完全没有钱了,而基于已经持续投资、并且对中国互联的看好,KK代表的马来西亚投资方陈志远又向24券追加700万美元投资。这笔还没有全部入账的资金正是引发杜一楠与投资方反目的导火索。

继续投钱的代价,是投资方对公司控制权的进一步掌控,这也就引发了后来杜一楠单方面将KK解职的决定,和现在24券高管联合宣布的站暂时停运。除要求投资方尽快返还资金之外,24券还要求团队持有的股份以近一轮优先股情势兑现。

除了对团购的明天表达忧愁之外,不少业内人士并不认同24券的这1威胁式做法。24券拿与投资人的内部矛盾来对外威胁商户与客户,于情于理于法都站不住脚,站都撑不下去了要优先股有何意义?那么着急的套现为什么?

多数人认为,商家与用户才是这场资本博弈进程中的受害者。对人们关注的善后问题,24券市场部负责人对TechWeb表示,公司暂停运营并不会影响已接受的用户定单,20日之前站未执行的团购订单仍然有效。但据TechWeb了解,由于24券发布声明与正式关停站仅相隔短短几个小时,很多用户乃至来不及处理其24券定单及账户余额。

团购泡沫的兴起与破灭与其空前的烧钱大战脱不开干系。(TechWeb配图)

烧钱推广败笔:户外广告成疯狂带路人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团购站一次又一次在资本博弈面前狼狈退场?

有观点认为,团购泡沫的兴起与破灭与其空前的烧钱大战脱不开干系。据统计,2011年团购站的广告投放计划已超过10亿。团购从业者的逻辑是:用钱换暴光度,换流量,再换营收,但事实证明这一逻辑在现实中走不通。

或者可以从一个侧面一窥团购当初的疯狂巨大广告开支背后,除了创始人的随波逐流和投资方的默许之外,当初的户外广告媒体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甚至算的上是将团购站引向歧路的人。

在这些户外媒体中,分众传媒显得分外引人关注。在分众的客户单上,拉手、窝窝、团宝、24券、F团、满座、糯米纷纭在列,据称月投放额度很长一段时间都保持在千万量级。分众CEO江南春密集兜售户外广告对团购行业的作用力,甚至为窝窝团融资发布会站台。

易凯资本CEO王冉曾在微博中感慨:每次走进电梯的时候,我都愈发相信:在中国风生水起的团购市场中做得的是分众。

但好景不长,延续烧钱、毛利率低下、盈利前景模糊、IPO尝试失败,致使投资者态度出现松动,团购站在资本市场屡屡碰壁。在资金链频临断裂的危机下,团购站或被迫接受并购,如高朋与F团;或彻底关停站成为历史,如团宝;或在投资方压力下踢走创始人,如拉手

分众传媒在内的户外广告媒体也遭遇大悲大喜。有调查显示,今年6月份,团购站基本全面停止了户外广告投放。一年时间,疯狂匆匆落幕。

O2O破局?团购站模式之殇

但也有人将团购站衰颓原因归结于模式的桎梏。

电商观察人士鲁振旺认为,团购站从一开始就走错了路,大幅广告投放、筹建庞大团队、千方百计比拼价格,造成了整个行业的低毛利、不可延续的硬伤。一旦一二个环节出现问题,就注定满盘皆输。

与团购鼻祖Groupon一度高达50%的毛利率相比,国内团购站的毛利率仅维持在5%上下。鲁振旺认为,根本原因是国内团购站盲目寻求低价,使得商家利益受损,从而服务质量下降,体现在前段的用户体验也随之下降,忠诚度大打折扣,可持续盈利成为空话。

在鲁振旺看来,在这1环境下,团购模式应当寻觅改变,首先应该从名字开始。团购其实不应当叫团购,叫O2O更合适,O2O未来拼的并不是低价和营销,而是便利的本地化服务。移动应用、智能、本地商圈这些都是新机会。

显然团购站也意想到这一规律,今年以来,收缩规模、缩减广告投放、转向移动平台新机会已成为绝大多数站点的运营思路。

满座CEO冯晓海对TechWeb泄漏,满座现在正处于变革升级时期,资金压力并不大。且该公司的改革措施已经收到初步成效,今年9月份已经实现月度的营收平衡。在他看来,满座目前不会斟酌被并购,行业并购在降低成本和弥补不足方面有帮助,但增收效果差。高朋与F团的并购模式不是团购并购的方式,类似Groupon收购支付公司或移动开发公司的路线才是更有效的变革手段。

而对上市公司人人来说,团购业务与其他业务的整合更加迫切。人人公司CEO陈一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糯米正在走向盈利,亏损在缩小,总商品销售下季度可能超过1亿美元。同时人人也在寻求收购,团购和移动游戏企业在优先考虑之列。

陈一舟泄漏,公司已将45%的员工投入到移动业务,但只有10%的营收来自移动装备,移动游戏产品现金流为正,团购糯米的移动部份看起来会不错,开发更好的移动支付服务看起来更为重要。

月经量多吃点什么好
月经量多可以吃什么调理
月经量多能吃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