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图片奥凯航空这三年停飞背后的控股权博弈

2018-12-06 21:22:12

图片 奥凯航空这三年 停飞背后的控股权“博弈”

奥凯大事纪

目前,奥凯航空有限公司(Okay Airways Company Limited,简称“奥凯航空”)拥有五架波音737系列客机、三架波音737系列货机、一架新舟60支线飞机以及两架Y8通用飞机,下设天津分公司、杭州基地和14个驻外营业部。客运方面经营天津至长沙、合肥、昆明、哈尔滨、杭州、海口、三亚等近20条航线。在今年行业整体业绩不佳的情况下,奥凯航空货运客运方面的亏损额为4000万元左右,未较往年扩大。据介绍,奥凯航空客运方面3年来已经累计亏损近2亿元。

2005年3月 奥凯航空开通天津——长沙——昆明航线,国内家民营航空公司正式起飞。

2005年9月 奥凯航空同大韩航空有限公司(Korean Air Lines Co. Ltd)签署合作意向书,拟于当年下半年成立合资公司。历经一年多谈判,合资以失败告终。

2006年3月 为解资金之渴,均瑶集团注资奥凯航空并终成为其大股东。

2007年3月 与联邦快递公司(FedEx)合作全面进入航空货运业。

2007年9月 均瑶集团前往香港为旗下航空资产进行境外私募路演,将奥凯航空一并打包进来引资,聘请花旗银行做财务顾问,但未有结果。

2008年11月 中国民用航空华北地区管理局(简称“民航华北局”)接到均瑶集团董事长兼奥凯董事长王均金的书面申请,称由于目前奥凯航空管理混乱,危及安全,建议停业,而王均金作为安全人,无法承担安全。

奥凯停飞 背后控股权博弈

12月3日下午4点,奥凯航空北京总部接到了来自民航华北局通知其15日起正式停飞的文件。此前,在中国民航历史上从未有过对航空公司下达“停飞令”的记录。自2005年3月开航以来,以天津为运营基地的奥凯航空在飞航线13条,截至今年7月,奥凯航空在天津的客运量累计达180万人次,占天津地区20%的市场份额。

12月5日,来到位于北京方庄的奥凯航空公司总部,这里看上去和往常一样平静。但由于受停飞消息影响,已经有多家机场拒绝为其加油、提供登机廊桥等相关设备,奥凯航空全部在飞的13条客运航线不得不被迫提前停止运营。从首家起飞到首次停航,奥凯航空经历的艰辛与无奈成了民营航空发展史上的一个缩影。

“停飞意味着破产清算”

一旦停飞将导致资金链断裂,带来巨额债务危机,奥凯800多名员工也面临失业风险。

尽管早在11月20日,奥凯航空就收到了民航华北局的明传电报《关于奥凯航空暂停全部客运航线有关问题的通知》,但12月3日接到“停飞令”后,奥凯航空综合管理部某负责人依然表示当时“非常震惊、意外”。

“因为当时公司一切运营正常,应该没有理由被停飞。”该负责人表示。

据其透露,今年9月奥凯航空实际控股股东均瑶集团董事长王均金,接替奥凯航空总裁刘捷音成为奥凯的安全人。11月初,王均金单方面向华北局递交了《关于奥凯航空公司安全问题的紧急报告》。随后,民航华北局方面在11月11日和17日两次约见王均金进行沟通,但王坚决表示:无法行使安全人职权,公司安全管理体系存在隐患,运行缺乏有效控制,因此华北局向中国民用航空局(Civi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 of China,简称“民航局”)上报了停飞请示。

对于单方面申请停飞的原因,均瑶集团董事长王均金表示,目前,奥凯航空在经营业务上干支共举、客货并营,经营业务重点不清而引发经营方针的分歧,日常经营中亏损累积增加,董事会与公司个别主要经营人在企业发展方向和步骤之间的分歧逐步扩大。

“奥凯目前存在的问题不是安全运行的问题,而是股东层面的问题。”奥凯航空技术部负责人对表示,9月16日,民航华北局已经成立了4个小组进驻奥凯航空,在飞行、机务、运行等各方面进行监督,至今并未提出任何安全隐患问题。11月14日,华北局在例行会议上对奥凯的安全评估是:符合民航规章要求,安全形势平稳。

“董事长的决策无法在管理层落实,那他怎么执行安全人的职权,这难道不是安全隐患吗?”奥凯航空间接控股股东均瑶集团发言人王忠说。

对此,奥凯航空管理层和另外4家股东随后曾向民航局和民航华北局递交申请,希望能代替王均金担任公司的安全人,避免出现停飞局面,但终还是接到了停飞令。

奥凯航空方面表示,对于负债率很高的航空公司来说,停飞就意味着破产清算,因为客票销售收入是航空公司重要的现金周转来源,一旦停飞将导致资金链断裂,带来巨额债务危机,奥凯800多名员工也面临失业风险。

“停飞一天,公司就少收入几百万。”奥凯航空市场部人士表示。同时,奥凯航空打算引进第二架国产支线飞机新舟60也因此受到连累,本应在11月20日验收后交付奥凯航空的飞机,目前仍停在飞机制造厂。

股东争夺公司控制权

作为主要出资方,均瑶集团旗下的奥凯交能尽管持有奥凯航空63%股权,但一直无法“在管理层落实决策权”。

奥凯航空技术部负责人表示,在安全之争的背后,实际上是股东之间、股东与管理层对公司控制权的争夺。

2004年,民航局次提出鼓励与支持非公有制主体投资民航业。当时56岁的新华航空公司副总经理刘捷音与几位在新华航空的同事一起出来创办了奥凯航空。在民航界有27年从业经验的刘捷音曾担任过原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副司长,参与了中国联合航空有限公司(China United Airlines Co. Ltd.,简称“中联航”)和新华航空的创建。

在奥凯航空3亿元的注册资本金中,北京奥凯交能投资有限公司现金出资1.89亿元人民币,占注册资本的63%;大地桥投资(北京)有限公司出资6000万元人民币,占注册资本的20%;深圳市环宇物流有限公司、自然人翟莹和邓启华各出资1500万元人民币,分别占注册资本的5%;张洪出资600万元人民币,占注册资本的2%。

据奥凯航空管理层介绍,2006年,与大韩航空合资谈判失败的奥凯航空为解决资金难题,与有意入股的均瑶集团展开谈判。终均瑶集团收购了奥凯交能71.43%的股权,从而间接控股奥凯航空。

在奥凯航空总部采访时了解到,由于刘捷音在民航界的资历和经验,奥凯航空成立后其在管理团队中声望很高,同时也被另外4家股东所信任,将股东决策权委托给其执行。而作为主要出资方,均瑶集团旗下的奥凯交能尽管持有奥凯航空63%股权,但一直无法“在管理层落实决策权”。

“他们现在还欠缴公司股本金9732万元,等于只实际出资9168万元,其他4家股东的出资额已经超过了均瑶,所以其他股东认为均瑶不是控股股东,因此作为奥凯交能大股东的均瑶集团也就没有完全的决策权。”刘捷音说。

争论焦点在于出资是否到位

均瑶集团认为,由于均瑶集团自始至终不是奥凯航空的直接股东,因此,对于奥凯航空来说,均瑶集团不存在出资不到位的问题。

今年4月,奥凯航空的其他4家股东已向北京市二中院提起诉讼,要求均瑶旗下的奥凯交能交纳1亿元欠款解决公司财务危机,法院已对此立案正在进行一审。

对此,均瑶集团表示,2006年2月,均瑶集团受让奥凯交能部分原股东所持奥凯交能股权,成为奥凯交能股东。均瑶集团已将上述股权转让的价款支付予奥凯交能。作为股权受让方,均瑶集团已履行了全部相关义务。

均瑶集团认为,由于均瑶集团自始至终不是奥凯航空的直接股东,因此,对于奥凯航空来说,均瑶集团不存在出资不到位的问题,同时均瑶集团对奥凯航空也不存在任何性质的欠款。

经过多方查询发现,工商部门注册资料显示,成立于2004年的北京奥凯交能投资有限公司注册地为北京丰台区,法人代表为王均金,注册资本1000万元,经营范围是项目投资。公司地址位于北京丰台区方庄小区芳星园三区18号楼,也就是今天奥凯航空在北京的总部。

“奥凯交能并没有公司实体。”据奥凯航空管理层人士透露,奥凯交能的成立完全是为了当时筹建奥凯航空公司而专门成立的。均瑶集团持有71.43%股权后,剩下的28%股权中创始团队成员所筹集的股份占18%,还有10%的公共股,这一共28%的股权折合成股本金为5400万元,“当时也委托均瑶集团代持,但均瑶方面至今不肯归还。”

同时,该人士表示,奥凯交能所持有奥凯航空63%的股份中还包括奥凯航空创建时投资的一栋办公楼,也就是奥凯航空今天在北京的办公总部,还有当时为支付飞行员安家费的人力资本投入,这两项加起来也有近4000余万元。而以上两项原始股权和固定资产所折合成的股本金刚好是9000余万元。

“均瑶方面认为其中合计4000余万元的资产是奥凯交能自有的财产,因此无需再出资。”该人士说。

目前,由于双方各执一词,北京市二中院对此案的审理已经进入一审取证阶段。

工资卡已换了多家银行

为解决公司资金问题,公司管理层和股东曾先后多次向奥凯交能提出过一系列解决方案。但均瑶集团均拒绝了上述所有其他股东提议的解决方案。

航空业是典型的资本密集型行业,因此从创立开始,奥凯航空一直也没有完全解决资金短缺的难题。

“银行一听是航空公司,又是新成立的,又是民营的,就没人肯给我们贷款了。”奥凯航空创始团队成员这样描述公司的融资困境。“在我的印象里,公司的工资卡已换了好几家银行。”一位女员工对表示。

2006年,为解决资金难题,奥凯航空与大韩航空就成立合资公司展开历时一年的谈判,终奥凯航空为了不丧失对公司的控制权而放弃了这次机会。对此,刘捷音表示,大韩航空希望在合资公司组建后,立即与找到的其他中资伙伴进行增资,从而取得控股地位,以实际控制奥凯,“这是奥凯管理层坚决不同意的。”

2007年,奥凯航空管理层经过多次谈判,曾获得深发展上千万的贷款,但由于王均金单方面拒绝签字,因此终告吹。2007年正是奥凯航空快速发展的阶段,机队迅速扩充,对资金需求更加紧迫。

为解决公司资金问题,公司管理层和股东曾先后多次向奥凯交能提出过一系列解决方案。包括综合授信贷款、客货业务分拆、股权质押借款方式、增资扩股25%、股权溢价两倍转让等。但均瑶集团均以不答复、不同意的方式拒绝了上述所有其他股东提议的解决方案。

对于双方矛盾的激化,奥凯管理层在11月20日之后发给员工的《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中作了如下描述:“奥凯交能在不同意上述奥凯航空其余股东提出的诸多财务危机解决方案的同时,为完全控制奥凯航空公司,先后违法办理公司法人变更登记、单方召开公司董事会和股东会任免公司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

对于奥凯航空此次停飞事件的源起,业界还有另一种解读,认为奥凯航空管理层和均瑶在未来发展目标上分歧太大所致。除了奥凯航空外,均瑶集团旗下目前还拥有鹰联航空有限公司(United Eagle Airlines Co., Ltd.,简称“鹰联航空”)、上海吉祥航空有限公司(Juneyao Airlines Co.,Ltd.,简称“吉祥航空”)。早在2007年初,均瑶集团就制定了整合旗下航空产业并3年内上市的目标———这显然与奥凯航空管理团队独立发展的目标相矛盾。0荐闻榜(《新京报》,

钢质防火门
代还信用卡哪个平台好
阿里村菇怎么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