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除了钱年终还要什么奖三

2018-11-02 12:36:28

除了钱 年终还要什么奖?(三)

B、年终·奖面子

中国人是极爱面子的,可以把面子具体成是脸,也可以把面子放大成是荣誉。中国职场上的境界是名利双收,退一步说,要是能解决面子的问题也可以。整容手术解决外在的问题也好,出国留学丰富面子的内涵也罢,总之有面子了,就有票子了。

年终奖除了钱,我想要一次留学。——吕品

上了几年班,几乎透支了吕品上学时的全部积淀。期盼中的年终奖励游一直没来,曾经熟悉的英语单词却渐渐离吕品越来越远。办公桌的对面新来了一个有着留学背景的同事,工作经验明显不足,就凭着吃过美国本土的肯德基,工资就和吕品打了个平手。吕品想利用2006年1月到3月,公司不忙的时候,得到一个可以到外面去充充电的年终奖励,结果还没畅想完,就被公司风传的裁员流言挡了回来。

与其留学不如移民

比中国落后的国家不能去,我是去学习的,不是去进行普及教育的;看不起中国人的国家不能去,我是去流汗的,不是去流血的;物价太贵的国家不能去,班上了几年,钱没攒几个,去东直门吃“麻小”可以,到国外吃龙虾肯定没戏;风景不好的国家不能去,要不拍回来的照片人家会以为我去的是冬天京郊的山沟;美女不多的国家不能去,否则语言关通过得会很慢。我自认为找到这样的留学目的地,比单位给我这样留学机会还小一些。不过一旦找到了,即使老板不同意我也会去,留学的期限是能有多长有多长。

同一型人:元元

前《第七日》的主持人元元,觉得自己这辈子获得的的年终奖就是一年多的回炉学习。这几天,元元带着她费了半年心血制作的新栏目《看北京》回来了,京腔京韵、快人快语的风格,让大爷大妈们乐得就像见到了回家省亲的闺女。

“年终奖除了钱,我想要一张美脸。”——梅林

单位公认丑的女同事,在经过一系列大大小小的面部修复手术后,在2006年的春节前复出在梅林面前。与复出前的议论纷纷、不屑轻蔑不同,这时梅林的同事众口一词地夸耀现代科技的伟大。领导立即决定将这位“人造美女”留在身边——作为自己的专职秘书,据说想在节前请她吃顿饭都难,追求者的饭局都排到了中秋节。梅林开始爱照镜子了,也想着年底要是有条件的话,也给自己换张美脸。

告别旧貌吻新颜

尽管总说“人不可貌相”,但却不得不承认“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所在单位的实际情况是: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美丽可以让女人多赚20%的薪水。我也知道整容有风险,每年被毁掉的两万张脸,张张都是惨不忍睹,还不包括那些一般失败的整形美女都会选择忍气吞声,做出一副依然美丽状。只不过美丽太有价值了,她能飞速转化为一种资本,并能创造出越来越多的经济效益,这与出国镀金、寻觅大款一样,是一种人力资本的风险投资。其实,就算没有创造出什么新的经济增长点,一张美脸摆在那里,就是一种享受。一年到头,年终奖金没多拿,身边却多了一个美女,老板把心思花在这方面,也行。

同一型人:林志玲

从马上掉下来的林志玲,脸没事,胸就不好说了。因此林志玲给了自己一个泰国游的奖励。整没整里面的盐水袋不好说,只知道凭借胸前的高低问题,再度登场的林志玲,出场费翻了一番。

老板类型:智慧型老板

留学充电回来了,自然可以给企业提供不少闪光点,没回来,不过少了一个有二心的员工。要是满单位都是帅哥美女更好,管他天然的还是人造的,企业形象倍儿有面子。[1][2][3][4][5]

外墙岩棉板价格
厚壁方管
功能床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